精简,气和,神奇—— 我看汤立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  作者:黎鸣


   小

   进入耳顺之年,能结识画家汤立先生,真乃平生中一大快事。我虽非画家,但自幼醉心书画,终生不改,自称书画界一票友,大概不算自夸。
   在我的少年时代,仰慕老一辈大画家如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张大千等,固且当然,但让我最感佩的还是比较在年龄上距我不是太远,而在画界却是极其活跃灵动的两位大画家,一位是已故著名大画家黄胄先生,另一位即汤立先生的令尊,著名大画家汤文选先生。我认为,汤文选先生大概是当今在世的已获得全方位大成就的艺术家了,他无论在山水、人物,还是花鸟、走兽等写意画各方面,全都成就斐然,国内在世的画家中,能望其项背者几稀。黄胄先生擅长大写意画驴,汤文选先生擅长大写意画虎,我也喜欢画这两种动物,刚好又有一著名成语典故“黔驴技穷”把这两种动物联在一起,因此,尽管几十年过去,这两位大师在我脑海中的记忆却仍旧非常鲜活。
   今日的中国画界,大师们纷纷离世,令人怅惘。汤文选先生虽然身患恙疾,毕竟是硕果仅存的大师级人物。今我能结识汤立先生,并与之友好,既可了我少年时仰慕之思,一睹昔日偶像之风貌,又能有了绘事上著名的师长,岂非人生一大快事也哉?

   观画有感

   观赏汤立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则是我的又一大快事。在我看来,中国当今花鸟画大写意的高境界,大概就只在汤立先生这里了。
   何为花鸟画大写意的高境界?我用六个中国字表示:精简、气和、神奇。精简在平淡、自然;气和在和谐、韵生;神奇在注目、回想,以至味道无穷。
   泛观今日中国画界,其实是一片乱象。有人悲观,以为大写意的极境已随黄宾虹、齐白石等人飘然而逝,再不可能有新的大师产生;有人彷徨,不知路在何方;有人轻言“笔墨等于零”,彻底颠覆国画的传统,向西方的绘画艺术看齐;或废弃传统,自创“笔墨”,然而有胆无识,以至滥画成灾。于是繁复涂鸦、满纸充塞者有之;固守陋规、千篇一律者有之;……,更让人称奇,未有任何绘画基本功底居然也敢自称大画家者,亦有之。在我看来,这一切乱象全都是“钱”闹的,同时也因为严重缺乏最基本的理论思维。多数所谓的“画家”,其实是既不读书、也无(或不会)思考者。
   汤立先生不然,不仅具有扎实的绘画基本功底,而且勤于读书,善于思考。这从他大量的作品中即可看出。古人评品绘画分能、妙、神三级,又各分上、中、下三等,共分九品。观汤立先生的画作,我个人认为大部分都在妙品之中、上,少部分可列为神品,有个别可列为神中极品。下面我举几幅稍加评论。例如《寒鸦》(1994年)、《梅鹤同春》(2000年)、《留得残荷听雨声》(2001年)、《素装》(2002年)、《桃花蜜蜂》(2002年)、《早梅散漫入春诗》(2003年)等作品。所有这些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用笔简练,墨色酣畅,气韵生动,引人瞩目;更加上位置经营,平中见奇,散乱成理,意出画外,令人神往。我赞叹《素装》的幽雅、散淡和《梅鹤同春》的自由、轻灵。《桃花蜜蜂》、《早梅散漫入春诗》画面清新,令人心动。《寒鸦》和《留得残荷听雨声》等作品则有八大的遗风而又不同于八大,毕竟汤立先生的身世与八大的身世有别,意同而心不同,但他们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却有着深邃的相通之处,这些足见汤立先生作画时用心之精微、技法之考究、功力之深厚。
   正是因为如此,在当今中国画界,真能高擎花鸟画大写意高境界之旗帜者,我认准汤立先生,世间与我具有同感者也并不乏其人。例如: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孙美兰教授即认为:汤立“用笔之纵横捭阖,用墨之淋漓酣畅,如舞如泼,如狂如醉,罕见于前人,画面产生的强烈振奋感和动情力,展卷令人惊慕。”
   江苏省画院院长宋玉麟先生也说:汤立“把八大山人的简这一块发挥得淋漓尽致。……其功力超过了他的年龄,在当代中国画家中,汤立的艺术成就应该说是相当突出的。”
   山东艺术学院院长张志民先生亦认为::汤立的作品,“自然而然,笔势开张,气势轩昂”,“设色布局,清新典雅”,正所谓:“性灵出万象,天然去雕饰,这些均是一个大艺术家的做派,汤立先生的作品有如此气象,其前程不可限量。”
   台湾师范大学教授、画家、评论家何怀硕先生同样认为,“汤立的写意花鸟极潇洒狂放……,看似狂笔乱墨,却形神兼备;极豪放,极精微,几乎到了无一笔可有可无之严谨。”
   画家范扬先生也极力称赞:“汤立先生的作品,耳目一新,……,雄强大气,十分精妙。……,他无疑丰富和发展了大写意绘画传统,丰富和发展了文人画传统。”
   类似的言论还有不少。
   关于高擎花鸟大写意高境界之旗帜者,我不仅认准汤立先生,更好有一比。比谁?怎么比?比已故公认的两位花鸟写意画大师:潘天寿先生与李苦禅先生,还比其父,尚硕果仅存的国画大师汤文选先生。这三位大师的成就是举世公认的,他们作品的雄强极具风貌:潘天寿先生的雄强在其经营严谨、用笔老辣;李苦禅先生的雄强在其笔触精到,墨气淋漓;汤文选先生的雄强在其笔沉墨厚、形神兼备。但这三位大师也都各具其软肋。潘天寿先生的软肋在其用墨单薄、天趣不足;李苦禅先生的软肋在其经营位置不足,形神调和失衡,造成作品精粗悬殊较大;汤文选先生的软肋在其作画用心过于精当,故而发挥自由略显不足。
   可以认为,上述三位大师的软肋恰恰在汤立的作品中获得了较好的处理,而且几乎成了他作品中相当突出的优点:墨气淋漓、富有天趣;位置适宜、形神调和;豪气勃发、自由潇洒。
只要汤立先生本人不固步自封,并进而把上述三位大师的雄强之处亦在其今后的时日全然兼备,擎旗者且不说,我看中国花鸟大写意画当今之大师,也将一定非其莫属。

   究往鉴来

   汤立先生能有今天的成就,其实不易。
   汤立先生出生于1947年,到今年刚好一个甲子。1957年,他才10岁,父母竟双双成为右派分子,下放农村;其父为著名画家,当年还专门留下了《次子汤立学画》白描写生作品,然而真正想要学画,谈何容易?为生活所迫,他不得不去学戏、放羊、挖草药、做泥瓦匠。直到1980年,他已33岁,才终于有了可能跟父亲学画的机会。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中国画基本功的训练之后,他又在湖北美术学院接受了西方艺术思想和理论的陶冶。
他最初从临摹任伯年的花鸟画入手,然后旁及青藤、八大、缶翁、白石。刻苦用功,加上天纵之才,短短不到三年,便有了超逸的创作。
   1982年,其作品《荷塘立鹭》由文化部选送参加法国《青年沙龙艺术展》。
   1984年,其作品《三思图》参加日本《第十八届现代水墨精选画展》,并获优秀奖;此外,其作品《晴雪》、《寒枝》、《秋兰八哥》分别参加了首届、第二届、第三届全国花鸟画展。
   1985年起,汤立先生不仅创作花鸟画,而且涉足山水画,他选用水晕墨张的中国画特色,加上西方美术的抽象构图和色彩原理,创作了别有韵味的新作,如《晨风》、《高原风情》、《丝绸古道驼铃声》、《晚风》、《新月》、《倒影》、《风骨篇》、《回音》、《春之情》等等。
   1988-1994年间,汤立先生应邀赴英国、美国、波兰、日本等国举办个人画展,这一系列的出国经历开阔了他的艺术视野。这几次的出国办展,均以他的水墨山水画为主。在日本人的画廊中,汤立的一幅画在橱窗中整整挂了三年,画下标以“汤立——当代中国画坛新锐画家”,画廊中还同时挂有程十发、亚明、宋文治等著名画家的作品。
   在经过了种种现代抽象的、构成的等等多方面的,同时也几乎均有所成就的绘画创新的试验性探索之后,特别在1994年之后,汤立先生开始了重新回到花鸟画大写意传统的转型。他深信,中国传统艺术的生命力,以及她的弥久日新的魅力。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外国跑了一圈,西方各个画派的原作、名画都看到了,都感受到了,便有了一些反思。1994年以后,我回归传统,练书法,研读中国画史画论,埋头做功夫,画写意花鸟。”
   正是在此之后,他重新回溯青藤、八大、缶翁、白石等历代中国写意画的大家,再回头练习书法,悉心研究摹写古今书法大家如颜鲁公、黄山谷、王觉斯,以及近人于右任、郑孝胥等人的法书。此时的汤立先生,不仅为自己确立了终生付诸花鸟大写意的壮志,而且满怀雄心。这从他的一首自述志向的诗中已充分表现出来:
   风雨纵横豪气生,
   坎坷萍生耳目清;
   含英咀华残灯泪,
   我写江山无限魂。
   耷非耷,齐非齐,
   掷笔大笑墨淋漓;
   非我轻狂非儿戏,
   我有我法会天机。
   十多年的回归传统,再加上重塑自身的功夫,构成了他今天作品中充溢精简、气和、神奇的大写意高境界的强烈个性。

   画亦有道

   青少年时的苦难,几乎从来的自强不息、刻苦用功,再加上家学渊源以及本人的天纵之才,终于成就了汤立先生的今天。但在我看来,这还不是全部,画亦有道,尚有它自身的规律。顺之者生且成,逆之者死且败。汤立先生隐隐中顺应了此道,所以他成功了。何为中国画之道?我总结为如下的九个中国字:笔、墨、性;形、韵、意;精、气、神。
   笔、墨、性是中国画的先验本性,笔是中国书、画的先验用笔,墨是中国书、画的先验用墨,性是中国画传统(先验)的民族性,其中特别包括中国画的用纸,以及它与笔、墨长期以来相互之间的调适性。
   形、韵、意是中国画家的经验理性、实践性,形是画家面对事物空间的经验(敏感)能力,韵是画家面对事物时间的经验(敏感)能力,意是画家面对事物意义的经验(感受)能力。
   精、气、神是中国画家的超验悟性、天才性。缺乏天赋的画家将不可能达到这个层次。正是因此,精是笔精而简、而自然,形精而准、而质朴;气是墨气而匀、而和谐,韵气而感、而生动;神是性神而立、而独特,意神而奇、而创新。
   也正是因此,我在前面总结了中国画大写意的高境界是如下六个中国字:精简、气和、神奇。说得更精确一点,即:笔、形精简而自然,墨、韵气和而朴实,性、意神奇而超逸。这六个中国字不仅表达了国画大写意的高境界,而且其实也是全部中国画,乃至全部中国表现艺术的高境界。汤立先生的作品基本上体现了这六个字,虽然还有待继续升华、提高,但他的确是在以这六个字作为他创作的最高目标,所以我认准他是高擎中国花鸟大写意画高境界之旗的旗手。
   从汤立先生创作中国画的经历中也可看到,他顺应了上述的规律,他没有放弃中国画传统的笔墨,而是认真回溯其本源,从传统中吸取中国画先验的本性,再又在绘画实践之中外师造化(事物对象的空间、时间、意义),然后加上自己的天赋,内得心源。由此可见,我对古人的说法(“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也有了修正,应是:外师造化,中继前贤(传统),内得心源。
   再说一点题外话,但决不是不重要的。这里说到的“画之道”实际上也可以经过变化而运用到其他方面,如其他的艺术之道,乃至科学之道、技术之道,甚至最后的为人之道。正如中国古代圣人老子所言:道可,道非,常道。

2007年2月4日于北京
(本文作者:著名哲学家、文化学者)

 
  主页艺术新闻艺术生涯艺术评论作品欣赏网上画廊出版著作网上视频 ∷ 在线交流  

画坛又一大手笔著名国画家汤立艺术网官方网站
画家代理:北京上广传媒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172号欧陆经典 邮编:100101
电话:010-50846768 50846769
http://www.tang-li.com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