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神韵——写在汤文选、汤立大写意作品展之际  作者:尚 辉


    当代大写意花鸟画的衰落已是不争的事实。这种衰落,让我们近些年很少看到新的富有个性的大写意花鸟画家的出场,也很少在展览中发现气势吞人、笔墨雄健的作品从我们眼前闪过。的确,我们正处在一个物质至尚主义的时代,工具理性的技术主义损耗了当代人的精神品格,艺术的生活化和生活的艺术化掩藏了当代人的贫弱激情,消费主义时代的个体关怀在某种意义上也消弭了当代人的独立个性。

    而大写意花鸟画的繁盛与出新,不仅要求笔墨气韵上的灵动与洒脱、浑厚与生辣,不仅要求在某些固定性题材与程式化语言中再创新意与另辟蹊径,而且大写意花鸟画从根本上说又不完全关乎视觉形式。所谓的大写意,实是精神魂魄,天地神韵。它所张扬的是艺术主体遭遇逆境时凸显而出的生命本体的个性,它所宣泄的是阅尽沧桑、披览荣辱后依然抑制不住的饱满激情,它所执著的是绝尘人寰标高自守的精神品格与超脱境界。

    汤文选、汤立父子的大写意花鸟,是我们在淹没了激情的当下,能够发现的一抹精神魂魄、天地神韵的亮色 。

    早在五十年代就以反映现实生活的人物画而为我们熟知的汤文选,八十年代始转攻写意花鸟。他的这种由再现生活到表    现精神的审美转换,既是他五十年代人物画作品遭受批判、由此身处逆境的人生阅历使然,也是新时期艺术主潮凸显个性、张扬人本主义精神的体现。因此,汤文选大写意花鸟画的笔简意浓、浑厚生辣、豪放雄健,不仅是他个性独立的放大,而且也是他从现实空间走向精神空间把精神境界作为大写意花鸟画终极价值的体悟。相较于他同时的画家,他的大写意花鸟,更具有乡土气息,更注重画面整体的结构性整合,这种用浓墨、枯墨将平面视觉构成融于造化自然结构的写意性塑造,赋予了他的画面以雄浑苍漭的精神力度。这是我们当下很少能够看到的一种精神境界。

    八十年代是给汤立带来艺术幻想的年代。新潮美术的冲击和对于传统中国画的质疑,都曾让汤立进行中国画的出位思考与探索。不过,从八十年代末开始的英、美、日的出访考察与办展,让他逐渐确认了中国画的民族文化身份。他经历的是从出位到复位的文化心路,这种文化心路与他个人崎岖的人生经历纠结一起,共同构成了他的精神底色与喷薄而出的鲜明个性。其笔墨的强悍厚重、气势的吞吐大荒、结构的险峻峭拔,不让乃父,而润笔亮色又增添了几许清新的意蕴。

    当大写意花鸟画迷失了精神、放逐了个性的时候,我们可否在这个展览里获取曾经拥有的某种动情与震撼?

    2007年3月14日于北京画院美术

 

 
  主页艺术新闻艺术生涯艺术评论作品欣赏网上画廊出版著作网上视频 ∷ 在线交流  

画坛又一大手笔著名国画家汤立艺术网官方网站
画家代理:北京上广传媒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172号欧陆经典 邮编:100101
电话:010-50846768 50846769
http://www.tang-li.com
Email:[email protected]